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高等教育的发展便是这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的一个缩影。作为首家香港和内地高等教育界合办的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简称UIC)如今已经走过了13个年头,不仅在高等教育的创新上卓有成效,也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教育合作提供了经验。

与UIC同类型的大学越来越多,它们不仅为本土学校改革提供借鉴,也在逐渐改变着人们对教育的理解。而这些历史的改变离不开那些“拓荒牛”的埋首奋斗和砥砺前行。香港学者、教育家、UIC创校校长吴清辉教授就是其中之一。

2018年11月,作为香港教育界代表,吴清辉教授参加了香港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代表团,在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率领下访问深圳、北京。如果不说,你一定看不出这位精神矍铄、笑容亲切的学者已年届八旬。他深耕高等教育界近五十年,是香港和内地合作办大学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是中国高等教育多元化的践行者。

吴清辉即将于2019年2月卸任UIC校长一职,UIC校董会主席许嘉璐教授评价他的贡献时说:“吴校长怀抱着为中国高等教育多元化发展开辟一条新路的教育理想,在过去的13年,带领UIC快速地落地生根、发展壮大。筚路蓝缕,言之易,行之难;他永不稍懈的勇气和创新将继续激励UIC人在这条新路上走得更稳更远。”

 

 

吴清辉1939年出生于上海,小学至高一在广州接受教育,到高二随家人迁往香港。1963年吴清辉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化学系获得本科及硕士学位,1969年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随后在美国加州大学从事一年博士后研究工作。

吴清辉在化学领域“多相催化”和“薄膜科技”方面的研究,深得海内外学术界的称许。许多名校向他抛了橄榄枝,但他一直在寻求回国工作的机会。

70年代,在机缘巧合下,吴清辉进入香港大学任教。1985年,香港浸会学院(现为香港浸会大学)力邀吴清辉担任化学系主任,承担开办学位课程的重任。1989年,吴清辉升任理学院院长。作为浸大的“拓荒牛”,吴清辉的远见卓识日益显现。1999年,他推动成立了浸大中医药学院,开创了香港全日制中医药本科教育的先河。

作为爱国学人,吴清辉在香港的公共事务中也很活跃。在香港回归的历史进程中,他是中国政府的港事顾问、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委员和筹备委员会委员;香港回归后,他先后担任临时立法会和两届立法会议员、三届港区全国人大代表。

吴清辉的才干和远见卓识有目共睹。2001年7月,吴清辉获任香港浸会大学校长。

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当上浸大校长不久,吴清辉就干了一件在浸大热烈讨论的事——创立UIC。其实,当时建立UIC已具备天时地利人和。2003年,国务院颁发《中外合作办学条例》,订明港澳台与内地合作办学参照此条例执行,可谓天时也;内地渴望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内地高校对于合办也反应积极,可谓地利和人和也。

无巧不成书。同一年,吴清辉赴京参加人大代表会议时,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表示愿意推动浸大和北师大合作办学。

吴清辉知道北师大在国内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学,历史悠久,而且比较人文取向。而浸大也是比较人文取向的大学,两校比较接近;另外,在内地办学,有许先生帮助推动,肯定事半功倍。那天两人一席谈话就奠定了以后要走的路。2004年,经过反复的磋商,北师大和浸大终于签订合作办学协议。

2005年,吴清辉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颁发金紫荆星章,以表扬他在公共服务及教育方面的卓越表现。而这一年UIC招收了第一届274名学生,开始了步履维艰的探索,兼任UIC创校校长的吴清辉也翻开了他另一段重任在肩、迎风而行的人生。

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浸大内部最关心的是学术上的质量如何保证,这也是吴清辉最为重视的问题。

吴清辉引进了港式的管理,包括实行校董会领导的校长负责制;教授治校,决策机构为各种委员会;以及一套品质保证管理体系。不久之后,UIC就用其毕业生的质量证明了这套学术管理体制行之有效。

尽管如此,这个新生儿蹒跚学步还是不容易的。首先是校名。当时为了体现合作办学和特色起了这么长的校名,殊不知来到珠海之后就不大那么好理解了,家长打来咨询电话是这样:“喂,是联合国学院吗?”“是北京的学校?不是。是香港的?”其二是招生。由于首届招生启动比较晚,加之大众不了解,处于观望中,录取分数很低,以至差点使全英文教学难以坚持。从三本起步,在合作办学中也成了“绝唱”。其三是“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身份,在诸如税务等问题上遇到不少难题。这些也是作为先行者的代价。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0

2005年10月21日,吴清辉在首届开学典礼上欢迎入读UIC的学生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1

身兼浸大和UIC校长,吴清辉奔波两地,2006年6月8日,吴清辉与参加领导才能发展计划的UIC学生交流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2

2009年11月7日,吴清辉为UIC首届毕业生颁发学位证书

 

中国需要博雅型大学

尽管创校初期困难不少,UIC仍蓬勃发展,可以归功于教职员的勤勉努力,归功于扁平化管理的节俭高效,但归根结底还在于,吴清辉坚持落实他的教育理念。

从课程设置,到师生关系,到教学管理,都是完全不同于传统高校的全新面貌,让体验者惊呼,原来教育可以是这样。

到底要办一所怎样的大学?吴清辉有过一番思考。放眼望去,许多大学都盯着排名和各种指标,老师都盯着论文和职称,唯独没有把学生的培养放在第一位。吴清辉决定办一所博雅型大学,还教育以根本。教师的主要任务就是教好书,关爱学生的成长;思维、品德、心态比知识更重要,所以,UIC设计了全人教育体验学习课程,让学生全面发展;课程内容要贴进实际,注重实践,让学生学以致用……归根结底,就是把学生的成长放在第一位。

2010年,经过五年的发展,UIC已走上自己的轨道。这时候UIC大部分省份的招生已上升至一本,招生年年火爆,期间也对招生进行了改革。2013年开始在广东省采用高考基础上的综合评价录取制度,并在提前批自主选拔招生录取批次录取,打破了高考一考定终生的模式。

但UIC很快就遇到了发展瓶颈——物理空间的限制。吴清辉2010年从浸大荣休后全职担任UIC校长,一直忙着的头等大事,就是争取珠海市政府支持,解决UIC发展的重大问题。在吴校长多年的争取下,2014年,UIC获得珠海市政府提供会同300亩土地用于新校园建设。

当时分管教育的珠海副市长龙广艳曾讲过一个细节,当时新校园建设用地征地时遇到了困难,不能如期交付土地。得知这个消息,已年过古稀的吴校长急得红了眼圈。2017年夏天,面对未能如期完工的新校园,吴校长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师生都在一种焦灼的氛围中,吴校长一边安抚家长,一边安抚师生。笔者也亲见,他走在校园里,看到有人行道上残留的砖石,会弯下腰去捡到旁边,他不希望一点的瑕疵而影响了大家对UIC的评价。

如今,在这个现代、大气、美丽的新校园里,UIC已翻开了发展的新篇章。吴校长最感欣慰的,就是作为内地第一所博雅型大学,UIC满足了一些年轻人对这种类型教育的渴求,为内地高等教育多元化做出了贡献。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4

2016年4月27日,吴清辉在大四苑舍日论坛与学生共同探讨“领袖”精神

 

学生眼中的吴校长

作为UIC校长,吴清辉事必躬亲,校园大大小小的活动,常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与学生、家长、来宾真诚交流自己的看法,也因为他的真诚,让人受到鼓舞,对UIC也有了更多信心。

在UIC,见校长太容易了。校长也到饭堂打饭,在路上和你打招呼。在内地成长起来的孩子或许一开始可能还有点“不习惯”,校长竟然可以一点架子都没有,毕竟在内地,可能读了四年大学都未曾见过校长。

UIC的孩子们一旦“习惯”,就变得大胆起来。2016届社会工作与社会行政专业毕业生陈婷就讲述了她有一次邀请校长参加他们社团活动的经历。

“举办UIC第一届敬师礼的时候,吴校长给我三分钟的时间让我介绍这个活动。当我讲完之后,吴校长在他那本厚厚的记事本上书写着,那时,诺大的办公室中,只有笔头与纸张摩擦声和我那巨大的心跳声。片刻之后,吴校长说:‘好的,我参加!’我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后来我才知道,敬师礼当天一早,吴校长从香港坐船过来UIC参加活动,结束后又匆忙坐船赶回香港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临走前,我将一个面包塞到吴校长手中,我说:‘现在临近中午,您一路赶回香港一定很饿,就收下吧。’没想到,四年后的现在吴校长还记得此事,经常谈起。”

2017届公共关系与广告专业毕业生韩嘉俊也有过邀请校长的经历。“我还记得毕业的时候,南海清音古琴社举办毕业音乐会,我向吴校长发出了邀请函,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校长工作繁忙没有办法亲自出席。后来,在我毕业那一天,在台上与吴校长握手的时候,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非常抱歉没有参加你的音乐会,那一刻我非常感动,他还惦记着。”

从浸大到UIC,吴清辉担任校长的18年间,不知道为多少毕业生颁发过证书、握过手、合过影。但我相信,那些从吴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的孩子一定会记得吴校长的嘱托和期盼。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5

2017年4月22日,在UIC第四届校友回家日集体婚礼上,吴清辉为现场七对校友新人证婚

image20190308boyazhengrongl26

2017年11月8日,吴清辉探访首批入住新校园大同邨宿舍区的学生

文:陈晓虹

本文源自第八期《博雅行》:https://web.uic.edu.hk/cn/mpro/publications/magazine/5786-2019-02-12-0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