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世界上总体跨度最长、综合难度最大的跨海工程——港珠澳大桥于2018年全线通车,顺利登顶交通工程界的“珠穆朗玛峰”,有力地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这座大桥创下多项世界之最:最长的钢结构桥梁,最长的海底沉管隧道,最大断面的公路隧道,最大节沉管,最精准“海底穿针”……这个举世瞩目的“大国重器”和“超级工程”背后,除了一组组沉甸甸的数据,还有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林鸣和他的团队。

林鸣1957年出生于江苏兴化,曾经干过3年农活、当过4年工人,1978年考入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后并入东南大学)学习港口水工建筑专业。近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他始终深埋一线,从事公路、桥梁、隧道及水工工程等技术工作;他走遍大江南北,先后负责修建润扬长江大桥、南京长江三桥、港珠澳大桥等多项国家重点工程。

在林鸣身上,“攻坚克难”和“精益求精”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基因和烙印。他曾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已授权专利152项,其中发明专利105项;还获评“全国劳动模范”“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最美职工”等众多荣誉。而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更让他实现了建筑生涯的尖端梦想。

港珠澳大桥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建设外海沉管隧道。由于只有极少数国家具备这种技术能力,在工程筹备阶段,外国专家曾断言中国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情,并开出了天价咨询费。林鸣和团队由此决定从零开始、自主研发。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经过艰苦卓绝的探索,林鸣带领团队不仅攻克了深埋沉管隧道的一系列难关,还以世界最好水平的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成为“深埋沉管结构设计”“深水深槽沉管安装”等技术的领头雁,在港珠澳大桥建设中形成了数十项核心技术及500余项专利。

林鸣有一个坚持多年的习惯:长跑。每天清晨五时许,林鸣都会风雨无阻地开始长跑。在港珠澳大桥全线亮灯那天,林鸣在大桥上跑了29.81公里——这是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的长度。他以这种特殊方式,纪念这个伟大时刻。林鸣说:“人生只有一个标准,只有一种态度,那就是不断奔跑,把每件事做好。”在林鸣眼中,项目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走钢丝的人”,每一道程序都要做到“零质量隐患”。

林鸣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桥的价值在于承载,而人的价值在于担当。”从普通工人到超级工程师,林鸣迎难不惧、敢为人先的担当精神,精益求精、锐意创新的工匠精神,无疑为当今青年学子树立了榜样。

主席阁下,鉴于林鸣先生对中国桥梁建设所作的巨大贡献,以及其彰显的担当和工匠精神,谨此恭请主席阁下授予林鸣先生荣誉院士荣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