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香港教育界代表,UIC校长吴清辉教授于2018年11月参加了香港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年代表团访问深圳、北京的活动。

在吴清辉看来,改革开放四十年不仅带来经济体量的巨变,科学研究和教育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四十年,他竭力促进香港和内地的学术交流和发展,为内地的教育改革事业积极探索。他的一些举动,今日看起来似乎稀松平常,在当年可是颇为大胆、深具开创性。

今天,我们一起来对话吴清辉校长,听听他眼中的改革开放四十年。

wqhggkf2018122110

香港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在深圳前海,图为吴清辉校长(左四)与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左六)、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左五)

改开前夕,开放参观访问

吴清辉出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上海,小学至高一在广州接受教育,到高二随家人迁往香港,在上世纪60年代先后求学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之后,又到美国加州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70年代,吴清辉选择回到香港大学任教。

1971年元旦,吴清辉自返港后第一次回到内地,和家人去广东肇庆七星岩旅游。吴清辉记得当时社会物质条件还很落后,当地只有一两间旅馆,晚上七点过后就不再供应餐饮,而且周围也难见几家餐馆。作为访客也能感受到不太寻常的政治气氛,但他依旧坚持每年都回内地一两次看看。

打倒“四人帮”后第二年,内地逐渐开放参观访问。“我们可能是最早一批受邀到内地学术访问的香港学者。”吴清辉回忆道。同行的还有后来任UIC学术副校长的徐是雄教授。

他们访问了吉林的中科院应用化学研究所,去北京大学参观、座谈。当时北大还未恢复元气,学术上显得比较静。但对这次难得访问学术机构的机会,这些香港学者还是感到很兴奋。

第一个十年:科学与教育再上路

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改革开放后,香港工商界人士敢为先锋,在内地投资设厂,支持国家的经济建设。

“刚开放时,许多做法还不规范,我们曾担心这种情况会不会影响未来发展。”

除了经济建设,科技和教育也重新摸索发展道路,渐渐恢复生机。

“学术界的人很高兴。中科院重新上路,明确为科学家服务,这是很好的信息。”吴清辉说。

wqhggkf201812219

吴清辉于1985年加入当时的香港浸会学院担任化学系系主任,后于1989至2001年间担任理学院院长

恢复高考对青少年的命运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香港很多热心人士慷慨捐赠,促进内地大学的发展。

而其实,“具体怎样开放,作为学者,当时并不能完全估计,也未能料到有今日成就。”

尽管未来并不明确,但改革开放的大潮不可阻挡,波涛汹涌般迅速改变了整个国家的面貌。

第二个十年:促交流、迎回归

第二个十年伊始,受内地风波影响,香港学界一度陷入沉默,但众多学者内心盼望着祖国日益强大。此时,吴清辉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决定成立香港学者协会,“希望能(为国家)做点事。”

香港学者协会通过科技部参与科技扶贫,鼓励内地优秀的科学工作者到发展落后的地方服务一两年,开展改善农作物等造福一方的研究。

“我们成立基金,奖励科学工作者。(项目)运行了好几年,取得了一定成绩。”吴清辉因此被评为首届全国十大“扶贫状元”。

随着回归的步伐越来越近,内地和香港交流更加密切。作为香港浸会大学理学院院长的吴清辉,一方面推荐香港学者到内地交流,另一方面也积极推动内地教授来港作访问学者。

“香港聘请了不少内地的科学家来港工作,丰富了科研队伍,对香港科学研究的进步,我觉得产生了很大作用。”

当时内地的收入水平和香港有很大差距,很多学校给内地学者的薪酬较低。吴清辉对此不以为然,“我觉得应该一视同仁,当时浸大是第一个同工同酬对待内地教授的。”

wqhggkf201812218

吴清辉校长在香港浸会大学

1995年吴清辉被聘为港事顾问,后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预备工作委员会(预委会)成员、筹委会成员、临时立法会议员。

“中央多方设计、制定了很多策略,尽量避免回归后出问题,以保障未来的特区政府能有健康的财政状况。”小到诸如街道名字要不要改的问题,筹委会都会认真讨论。

“中央非常关心香港的未来,作为参与者感受很深。”

第三个十年:开创两地高等教育合作先河

从恢复高考的喜悦,到热议应试教育的利弊,质疑高考“一考定终生”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期盼新一轮的教育改革。身在香港的吴清辉也在思索,如何实现他的教育理想,让国家的教育范式能有新的参考。

香港回归后,他先后担任两届立法会议员、三届港区全国人大代表。2001年,吴清辉出任浸大校长,同时辞去立法会议员一职,专心校政。

“我一直有个情结,想在内地办个大学,为国家作点贡献,所以当上浸大校长后,我就在酝酿有没条件做。”

吴清辉和副校长、院长等同仁去内地考察,他们去如今的粤港澳大湾区走了一圈,对珠海最为心仪。参照中外合作办学条例,浸大还需要找内地大学合作,为此接触了多所大学。在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时,吴清辉遇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许嘉璐谈及办学事宜,并表示很乐意帮忙牵线浸大和北京师范大学。

wqhggkf201812212

2004年北京师范大学与香港浸会大学签署合作办学协议

于是在2005年,一所寄托着一代人厚望、承担着中国高等教育多元化试验田重任的新型博雅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IC)在珠海诞生了。吴清辉兼任浸大和UIC的校长,可以享受退休生活之年的他仍在为下一代的教育事业呕心沥血。

吴清辉说,大学的类型应该多元化,美国的博雅型大学专注于本科教育,培养出一大批杰出人才,这种教学模式值得借鉴。

恰如国家改革开放一样,UIC创办之初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筚路蓝缕创吾校,华夏教育谱新章。”UIC的校歌如是唱。

第四个十年:湾区融合

吴清辉卸任浸大职务后,专职做UIC校长。在培育全人的理念下,十届近万名毕业生从UIC走向社会,超过半数去香港和海外深造。吴清辉一直鼓励他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让人生发光发热的同时,也作为文化传播的使者,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wqhggkf201812216

吴校长在毕业典礼上与学生合影

在全面深化改革阶段,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被提上日程。吴清辉认为,UIC能在大湾区建设中发挥独特的作用。作为香港与内地教育合作结成的硕果,“UIC就是大湾区融合的产品。”

港澳如何融入大湾区建设,吴清辉认为不只在经济层面合作,人心互通、教育互通、社会福利互通、医疗互通等都是起码的条件。

“UIC对引进香港人才有独特的优势,可以多穿针引线,吸引浸大和其他学校的人才。”

近年学校在促进两地青年交流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通过举办夏令营等活动,也迎接了不少香港学校和社团的访问团。

Image4niliutiaozhan20180702

UIC携手香港“青年新世界”合办“逆流挑战”珠海站活动,至今已举办四届,促进了粤港两地青年交流

UIC在诸多研究和服务领域也与其他学校和机构合作,比如在养老和社会服务方面,和当地部门和机构已合作开展了不少项目。UIC还成立了食品安全检测中心,希望将其建设成一个大湾区食品安全的标杆性第三方检测实验室。

20181207hkhk8

2018年12月5日,UIC与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合办“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座谈会”,UIC在会上宣布成立国际人才学苑、食品安全检测中心等多个机构

wqhggkf2018122111

吴清辉校长

吴清辉希望,未来UIC能为粤港澳大湾区教育创新合作,再做一个先行先试的探索者。正如他四十年如一日,不停为教育和科研事业奔波,力所能及地做着一名开拓者、探路人。

文:何锭(MPRO)

图:新闻公关处 香港浸会大学官网

编辑:余媛滢 高昕瑜(MPRO)

(来源:新闻公关处)

 

校园新闻

20200408gaoyue在漫漫求学路上,你有过怎样的尝试和探索?北师港浸大(UIC)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2018届校友高玥在UIC求学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生物科技梦,通过不懈努力,她打破了专业的界限,现于哈佛医学院实习,在实现...
20200408fst北师港浸大(UIC)的历届毕业生中不乏创业佼佼者及活跃在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他们的创业及职业之路是怎么样的?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FST)于2020年4月6日下午邀请了7位校友为同学们分享了他们毕业后的...
20200407uic过去的这个寒冬,因为有一线医护人员的守护,我们等来了春暖花开!今天是世界卫生日,让我们一起“致敬医护,共抗疫情”! 当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北师港浸大(UIC)迅速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专项小组,积极开展...
2020-04-07-05-32-26北师港浸大(UIC)玄圃·国学与历史研讨社(简称玄圃)近期面向校内外师生成功举办了十场“玄圃积玉·国史系列线上讲座”,并于3月28日晚在线上举办了两周年庆典活动,UIC副校长(学术)陈致教授、社团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