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国学复兴,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学习热情逐渐升温,折射出其独特的魅力。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古为今用,本是为国家文化战略服务,有些地方却走入误区,出现了以国学班、读经班、私塾等形式替代义务教育的现象,近日教育部发文严令禁止此举,意在整顿国学教育行业乱象。

20190415chen 6

如何在当代社会看待国学?国学如何在当代“生根发芽”?在与世界文化的对话中,如何提升我们的文化自信?知名文史及汉学研究学者、北师港浸大(UIC)学术副校长、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院长陈致教授,近日做客UIC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与研究院助理处长黄蕉风博士对话,向大家分享他的理解和想法。

很多UIC学生对国学有兴趣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不久前您接受香港《文汇报》的采访时,谈及香港高校(特别是学院里面的文科)的年轻人比较重视商科的学习,不太重视人文社科或者是传统文化的学习。那么在您的观感中,内地和香港的国学氛围有什么不一样?

陈致:应该说是有异有同。“同”的地方其实是商业化大趋势,这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内地的学生也是首选商科,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因为内地地大物博,人口基数大,各种人才都多,对国学有兴趣的人也很多,包括我们北师港浸大的学生里面,就有很多人对国学有兴趣,对人文这方面的研究有兴趣,这一点相对香港来说有所不同。

比如说我们不久前请来一个研究日本古典学很著名的学者,香港城市大学王小林教授。他讲的是日本古代的谶纬和中国古代的谶纬之间的关系,还有中日的思想、文化、精神方面的不同。他讲的这个题目可以说比较高古、冷僻。但是连我都没想到,我们的学生在二百多人的报告厅里坐得满满的,还有不少人是站着听完讲座的。

20190415chen 1

20190415chen 2

香港城市大学亚洲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王小林博士在UIC开设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学生的热情很高,而且很多学生问题都提得很好,甚至有的还很专业,一听就知道是在这方面读过不少书。学生首先是表现出对国学、文史的热爱,另外一方面,学生也表现出一种素质,是可以跟世界一流学者平等对话、提出自己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北师港浸大作为在中国内地最早进行博雅教育的大学相当成功的地方,所以我们都感到很欣慰。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您是著名的汉学家,而且您的学思历程遍及中外。那么在您看来,国学教育应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

陈致:我的观点是,国学当然毫无疑问是我们民族、我们国家珍贵的文化遗产。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这些最根本和最精华的文化,保留得如何、传承得如何,实际上跟这个民族的盛衰有很大关系。

20190415chen 4

UIC的美国老师在学习古琴

一个文明、进步的民族,它的文化一定是保留得很好,很精粹。所以古典学不一定有特别实际的功用,比如说你不能拿来做菜烧饭,直接提高经济效益。但是古典学又是一种标志这个民族文明程度的学问。在你的族群里有那么一部分人,对本民族早期的古典文明研究得很深入,有特别深切的了解,而且社会也给他们提供良好的土壤、空间,让他们做这种高端的研究,这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泱泱大国、礼仪之邦,如果对自己的传统蒙昧无知,没有国学的基本修养,那怎么能赢得世界的尊重?这道理早在百年前,梁启超、梁漱溟等学者都论证过。事实也证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越是中国的,便越是世界的。

国学一定要跟科学结合起来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请问陈教授,国学是不是一个学科呢?

陈致:每个国家民族都可以说有自己国家的“国学”。但作为现代的学科来说,国学不是一个学科。一个学科,得有它的一系列的系统的概念,有学科的规范还有学科本身的积累、历史,才可以称之为学科。比如化学,它是超越民族的。国学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它不是一个学科。其实很多学者,尤其是胡适,他早就提出过:“用科学的方法来整理国故”。这个说法,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

因此,从事国学教育,试图用国学来替代科学,那也是不可能的。人类的心智理性本来就是相通,国学一定要跟科学结合起来。社会上有很多教孩子读经的机构,教孩子从小学国学,提升修养,给孩子加强一些国学教育,这也很好,但是不能作为教育孩子唯一的内容,不能以少儿读经代替义务教育,更何况教材的择选、师资的选择,难免良莠不齐、泥沙俱下。

20190415chen 3

UIC每年举办敬师礼

我们现在讲国学也好,讲传统文化复兴也好,应以相对符合学科规范、科学理性的态度来看待,否则的话容易陷入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也是我们北师港浸大国情国学教育框架下,对传统文化的基本态度。

当然,国学研究是少数学者的事情,而国学修养则是多数人应该有的。

国学教育对理工商科人群能起补充短板作用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有一种说法,说我们现在推广传统文化会不会是部分的国学爱好者或教育从业者的“敝帚自珍”。那么,对于不研究传统文化的人群,比如说对理工商科人群,国学教育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陈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都是从80年代90年代那时候走过来的。当时是知识爆炸的时代,但是连带有一些副作用。第一个副作用是文理偏科,大家都觉得科学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都要学理工科,文科就相对不那么被重视,这就是所谓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不怕”。还有就是我们称之为科学主义的,把科学当作信仰——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直以来都有的事情。五四讲德先生、赛先生之后,直到现在,把科学当作是一种宗教,多少也有点迷信色彩。

20190415chen 2

UIC设有雅乐团,复兴中华传统文化

五四以来,还有一个倾向——拥抱外来的文化,对外来的知识都比较感兴趣,贬低自己的传统。实际上,贬斥自己文化的这一套思维方式,历史证明没有什么积极的效果。坦率地说,很多唯科学主义的科学家缺少最基本、最起码的人文知识,所以经常闹出各种笑话。科学主义在近百年里一直在作怪,很不利于文化的健康发展。因此,国学教育对理工商科人群能起到补充短板的作用。

当然,我们重新提倡国学,不是把国学当作一种新的迷信来取代科学或信仰。如果那样,我们就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不是自我标榜国学就是全面拥抱科学,没有一个理性的客观的平和的态度来对待学问、对待知识。

在本国文化的基础上去了解世界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我知道您也从事中西方文明的比较研究,您如何看待博雅教育?

陈致:我们的年轻一代出生以后,既是中国公民,也是世界公民。他们以后面对的,不只是自己的祖先、自己的历史,而是面对整个世界。如果面对世界,除了本国的历史和文化,其他盲无所知的话,是很难立于世界之林的。

我们博雅教育的宗旨就是,学生在北师港浸大接受教育以后,他既有世界的眼光,同时又有文化的根基。反过来说,他在自己文化根基的基础上去了解世界。这是我们教育的宗旨,二者不能偏废。因为他们本身是中国人、炎黄子孙,他们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有深切的了解;与此同时,他又有开放的心胸、谦虚的态度,可以接受世界上任何的文化,包括其他方面的知识,这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所能达到的一种境界,而不是自傲、自外于世界之林。我一直说,越是有自信的民族,越是善于学习的民族。你有自信,你才善于学习,你才会勇于去学习,因为你知道不会丢掉自己。

20190415chen 5

UIC学生在练习射道

现在北师港浸大推动国学教育,我觉得有它特殊的意义。我们暑假为什么会开办针对企业家的国学高级研修营,还有给青少年开办的国际英才夏令营?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表达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想法就是:自己民族的文化、自己的文化精髓,我们一定要继承;另外一方面,我们是开放包容的,善于学习,勇于拥抱人类所有的知识和文化。人类的知识不是哪家独有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时候做这种反思。

陈致教授简介

陈致教授是国际知名的文史及汉学研究学者。他从事多领域的汉学研究,涵盖古典文学研究与中国早期文化与历史、中国古代诗歌、出土文献与古文字(金文与简帛文字),以及明清思想史。

陈教授不仅学术成就卓著,还具备丰富的大学管理经验。2010年至2013年,陈教授任香港浸会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主任;2011年至2014年任孙少文伉俪人文中国研究所所长;2011年至2017年任创意研究院副院长;2012年至2014年出任饶宗颐国学院署理院长,并于2014年至今任饶宗颐国学院院长;2015年至2017年任文学院署理院长;现任北师港浸大学术副校长。

 

 

采访:黄蕉风 柴静(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

视频:屈炳晖 温铭辉

编辑:余媛滢 廖秋娴

(来源:新闻公关处 中华文化传播研究院)

校园新闻

busp7月10日,北师港浸大(UIC)53名师生参观了香港会计师公会总部及香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通过此次参访让同学们了解国际认可的香港会计师专业资格,以及全球顶尖会计师事务所的运作。 UIC师生与香港...
postgraduate 去年9月,北师港浸大(UIC)迎来第一届授课型硕士研究生共30人,分别攻读专业会计硕士和传播学硕士。转眼间,他们已经完成所有学业,又将开启新的旅程。 专业会计硕士研究生毕业留念 ...
2019-07-16-03-16-487月14日,香港女会计师协会到访北师港浸大(UIC),了解学校办学情况和课程特色等。来访嘉宾包括香港女会计师协会会长朱洁丽、创会会长罗君美和香港中联办协调部副部长宋玮等,共49人。 来访嘉宾与工...
2019-07-16-02-56-34对于2019届毕业生来说,北师港浸大(UIC)是他们梦起飞的地方。截至今年6月初,已有将近200名2019届毕业生获世界排名前五十高校研究生录取,有不少优秀学生还同时收获了多个世界名校研究生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