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杂志于3月13日在“学习强国”APP发布了日前对北师港浸大(UIC)校长汤涛院士的采访报道《聚焦 | 汤涛:智慧教育最终目的是实现个性化学习》。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发展方向何在?如何实现人机协作的智慧教育?怎样让青少年理解并学习人工智能?汤涛校长就上述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现全文转载如下。

屏幕快照 2020 03 13 下午2.53.36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师港浸大校长汤涛

人工智能已经渗透到人们生产生活,逐步应用于教育、医疗、养老、环境保护、城市运行、司法服务等领域。近些年,我国高度重视发展人工智能。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面向2030年对我国人工智能发展进行了战略性部署,统筹推进新一代人工智能在社会各领域的研究及应用。我国人工智能产业迎来了朝气蓬勃的春天。

人工智能是集计算机技术、数学、神经科学等多学科交叉的复杂系统,目前,很多人工智能产品的研发很少有自主的核心算法,多是依靠、使用开源算法,再进行针对性的二次开发,最终形成一套外表光亮的应用产品。基于网上共享代码大量使用的现状,也不免让人担心这些代码是否能够支撑起我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众所周知,我们离真正人工智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人工智能的应用研究呼唤更多的科研工作者,尤其是数学家脚踏实地投入其中,数学将为科技的发展及突破提供坚实的支撑。现在人工智能花团锦簇固然是好现象,但热繁荣的背后还需要冷思考,更需要扎实做好底层核心算法的架构,一步一个脚印地推动人工智能产业走下去。

在教育领域,人工智能也在悄悄地改变着教育形态,智能识别系统在校园随处可见,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入了“教与学”。我们常说,技术是双刃剑,取决于如何使用,所以更需要冷静对待。关于人工智能与教育,我们专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校长汤涛。汤涛院士是国际知名的计算机数学家,在科学计算的重要领域做出系统和原创的研究,在高精度和自适应计算方法研究领域有突出学术贡献。同时,他密切关注人工智能在教育的应用,对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有持续的探索。就记者提出的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发展方向在哪?如何实现人机协作的智慧教育?怎样让青少年理解并学习人工智能等问题,他给出了自己的思考。

WX20200313 1434332x

在2019年11月20日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上,汤涛校长讲述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如何推动教育创新

从物质准备方面来说,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在智慧教育方面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教育家》:汤院士,智能时代已经到来,我国的许多地方也在推动智慧城市建设。我们想厘清下概念,请问智能和智慧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汤涛:智能与智慧的定义、内容都有所不同。智能比较多元化,一是智能设计上,包括对机器的设计,需要比较深的数学原理。二是智能上最凸显的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类脑计算、神经网络搭建是这几年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智能不只是你学会操作机器,而是要考虑机器对人的习惯、方法等方面的学习,比如下围棋,围棋水平低的人写的棋谱,很容易被其他人赢。而经过训练拥有深层神经网络的人工智能“围棋高手”,体现开发者的智力,能推演出更多步以后的局势。假如人只能想到5步棋,但机器可以想到7步棋,水平再高的人也下不过机器。

智慧是一个系统。比如,城市智慧照明灯,人来了自动打开,人离开自动关掉,还有智慧养老服务系统等等以智慧化手段解决人类需求。因此某些程度上说智能比智慧难度大得多。

WX20200313 1436452x

在北师港浸大实验室里模拟的“智能路灯”控制系统

当下,在教育方面,即便是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领域应用很广泛,但是,离智能教育还有不小的距离,用智慧教育来描述可能更为准确。智慧教育是在信息化基础上,当然还包括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撑,建构信息时代的教育新秩序,形成信息时代的教育新形态,以及教育的新常态。我们把信息化元素、人工智能技术充分融入教育以后,信息化+教育,人工智能+教育在“时代的催化剂”催化下,产生智慧教育。从物质准备方面来说,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在智慧教育方面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小学、中学、大学、继续教育等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实现教育发展和升华。

智慧教育现在非常热门,到底怎么做,怎么做得好,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话题,也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课题。

《教育家》:那么,如何构建智慧教育体系?

汤涛:智慧教育现在非常热门,到底怎么做,怎么做得好,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话题,也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课题。我认为,智慧教育体系包括智慧教师、智慧管理、智慧学习者,以及智慧学习、智慧课程、智慧教学和智慧教育资源等等。智慧教育的重点在课堂,排排坐的课堂并不利于交流,信息化促进了课堂的演变,将改变以往一排排桌椅的传统课堂设置。现在,我们通过虚拟技术,让大家的互动机会更多,看似是教室的变化,其实质价值在于使课堂可以利用数据和观点,以及利用开放式的学习工具对资源社区进行管理,降低成本,提高可靠性、利用性和产出。

智慧教育的发展可能会进一步扩大数字鸿沟,使我们的教育不平衡,最重要的一点,我觉得人工智能的科研工作者应该和高校、中小学合作,共同做一些教育内容来填平鸿沟,努力构建一个更加开放、平衡的智慧教育生态系统。

教育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通过数据分析可以把教育往更高的层次推进。

《教育家》:您刚刚提到智慧教育体系包括智慧学习,技术如何促进学习?

汤涛: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做许多事,比如人脸识别、指纹识别、声纹识别等,但对于学习还是需要继续往前走。教育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通过数据分析可以把教育往更高的层次推进。

比如一个班有60多个学生,老师很难照顾到所有人。可能有一半的学生跟得上进度,有的学生“吃不饱”,还有的学生完全跟不上。从整个班级来说,每个人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老师不可能分析全班60多个人,而如果交给机器来做,它马上就能分析出结果。根据学生的回答,机器能够判断出这个知识点太简单大家很容易学会,或者是太难了大家都不理解。还有个别学生需要额外的辅导以跟上教学进度,“吃不饱”的学生则需要更多更深的东西,这些都能通过大数据判断,机器分析后反馈给教学。智慧教育实现了个性化教学,更凸显了知识的可靠性。

数据分析、智能推送、评价系统整个一套下来,某种意义上可以代替老师的很多作用,尤其可以弥补贫困地区师资力量的不足。

《教育家》:中国现有1700万教师,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但农村地区仍然还有师资短缺现象,如何破解?

汤涛:对中小学生来说,学科学习最为重要,这也考量着各个地区老师的教育、教学能力,而利用互联网技术能够帮助学生提高成绩,但互联网教育必须要有好的材料,老师理所当然地成为互联网资源的整合者、应用者和提供者。当前我们国家可能有一半地区语言类的老师稀缺,质量也不太高。数学老师也是如此,大城市的数学老师专业能力强,教学有深度,但很多地方达不到这种水平,我觉得互联网教育可以部分解决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

以语言互联网教学为例,现在市面上出现了一些比较成熟的语言学习软件,学生可以跟着机器上的老师发音,读单词和句子,还可以通过提速、降速把文章读下来。这些语言学习软件自带评价系统,学生读完后系统可以打分,这样就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动力,从而改进学习。机器还会提示学生的语言水平到达了什么程度,可以继续学接下来的课程,这等于有人在指导你。

再比如像俄语、韩语等小语种教学,可能你某天也想学一门语言,不需要达到非常专业的水平,但是足够满足出国旅游的基本交流。比如有些中国学生从零开始通过机器学韩语,半年后韩语能考出很不错的分数,到国外留学完全没有问题。因此针对小语种学习的互联网教育产品,对于很多学生,包括成人教育都十分有用。现在很难培养大批的语言型老师,大部分培养出来的是刚需的英语老师,培养韩语、日语、俄语等小语种老师需要大量的时间。当下,国家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我们需要培养一些精通小语种的人,所以培养小语种专业能力的互联网知识平台,应该是大有可为的。

现在学校的硬件设施都很完善,直接安装软件就行了。刚开始可能需要进行软件使用的培训,之后就可以熟练运用软件开展教学活动。数据分析、智能推送、评价系统整个一套下来,某种意义上可以代替老师的很多作用,尤其可以弥补贫困地区师资力量的不足。

在机器与老师进行融合教学的过程中,我们应该训练机器知道老师教的怎么样,学生学习的效果怎么样。

《教育家》:您刚刚举例的小语种教学,机器就发挥了教师的作用。人工智能时代,根据您的判断,未来课堂上机器人教师和人类教师如何更好地融合教学?

汤涛:这样的小语种互联网教学产品几乎相当于机器人教师了。最简单的是读一个句子,机器的数据分析系统会告诉你发音准不准,是不是需要再改进。我小时候曾经在农村待过两年,教英语的老师还带着口音,发音非常不标准,所以对于欠发达地区尤其是师资力量不足的地方,这是很重要的一步跨越。

现在信息超载,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一定是有一部分要给交机器做的,人可以训练机器,让机器将事情一步一步理顺,人只要知道机器做的对就行。在我看来,教师是永远无法被代替的,教育也不能完全是机器做,教育信息技术发展、应用需要人的聪明才智,只有将人与技术深度融合才能做得好。老师的力量加上人工智能的力量,会让教育向个性化、均衡化、深度化的方向发展。

WX20200313 1437092x

北师港浸大设有大数据分析与应用研究所

在机器与老师进行融合教学的过程中,我们应该训练机器知道老师教的怎么样,学生学习的效果怎么样。同时也需要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从教学活动的角度,人工智能教学需要依靠老师的经验,要针对老师教学的优势和弱势,通过机器保留优势、改进弱势。

搭建神经网络完全可以用数学的语言实现,可以教学生搭建神经网络,进而理解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对话系统和决策对策等人工智能。

《教育家》:人工智能浪潮蓬勃发展,影响着未来人才培养的趋势。不少高校纷纷设立人工智能学院,创设人工智能专业,基础教育领域的人工智能教育也引起重视,如何培养中小学生这方面的能力?

汤涛:理解神经网络对学习人工智能尤为重要,比如我认识一个人,第一次见面我可能记得不太清楚,第二次见面慢慢就有印象,第三次我肯定能记住。很多的记忆力和分辨能力都是通过神经网络层数逐步加深。搭建神经网络完全能用数学的语言实现,可以教学生搭建神经网络,进而理解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对话系统和决策对策等人工智能。

如何通过简单的数学语言告诉学生学习AI不是困难的?举个神经网络实验的例子,1234567890手写数字,比如写个“2”,打出很多方格,每个方格都记上一些记号就给出一个矩阵,我找100个人来写各种的“2”字以后,就把矩阵数据拟合,这个人的“2”有这样的特点,那个人的“2”有那样的特点,全部拟合完,任何人写“2”字和这100个人写的“2”不会相差太多,因此我们就可以从概率判断出来。最后我们可以训练机器,任何一个人写的数字拿过来以后都可以被机器认出。

写个乱七八糟的“1”,机器就能理解并输出1。ABC的A,进行机器训练完了以后,出现一个正确的A,都可以被识别。这件事通过20行到30行的一个代码写出的程序就可以做到。我们教给学生这些代码,把每一个代码是干什么的讲清楚,学生通过学习这个程序,把字识别出来,他们会很有成就感。数字、汉字,或者26个英文字母,学生通过学习这些代码,可以完成字的识别。他们学会之后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只是教他们一些基本的方法。

我们要告诉一个中学生一辆汽车是怎么造的,通过讲清楚造车的原理知道怎么开车将非常困难。但是给我一辆车,告诉中学生怎么开这辆车,实际上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关于神经网络,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向中学老师讲清楚人工智能的数学原理,他们理解以后,再训练学生如何操作,如何体验。

WX20200313 1437242x

汤涛院士在珠海一中开设数学讲座,同学们踊跃提问

最后再总结一下,智慧教育,实际上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数据拿出来,应用统计学、数学等学科方法,通过AI进行数据挖掘、分析,体验出一些真正的内在联系。比如提出一种可解释的人工神经网络,理解学生数学素养的潜在多层次因素,如数学自信心、内在动机、外在动机、数学焦虑和家庭影响等,我们把很多因素分析出来,就可以对学生进行个性化的教学。再通过教学评估的测量方式,把传统的心理测量法、统计学等评估方法转变到现代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上来,为每位学习者提供不同于别人的学习策略和学习方法,最终实现个性化学习。

 

来源:《教育家》杂志

文中配图为UIC新闻公关处转载时增加

校园新闻

2020-appreciation-ceremony作为一所结合国际化与本土化的博雅大学,北师港浸大(UIC)通过15年的实践,已形成了融汇中西文化的独特传统。在各色富有仪式感的活动当中,高桌晚宴、大学敬师礼、成年礼等沿袭了中西方传统文化的活动交相辉映...
xuanjiang101910月19日,北师港浸大(UIC)举行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校园招聘宣讲会。毕马威广州办公室合伙人、华南区中国审计业务主管合伙人钟启明和资深员工分享了工作经历和体验,...
2020-10-22-05-54-0910月21日下午,由北师港浸大教务长李建会教授主持,北师港浸大党委书记、副校长毛亚庆教授主讲的形势与政策系列讲座在大学会堂精彩开讲。本次讲座以“新时代教育强国战略与青年的责任担当”为主题,呼应了十九大...
gg 各位同事、同学:         ...